故事:好人有好报(民间故事)‘米乐’
作者:米乐 发布时间:2022-01-29 00:52
本文摘要:朱关良雄心还没娶媳妇,和老娘俩人相依为命。他在煤矿掘进队当班长,事情不光辛苦还挺危险。雄心每次出门娘都是千吩咐万嘱咐,让他干活时多加小心。 雄心娘甚至开始戒食荤腥,说是为儿子行善。这天雄心下夜班,在回家的路上看到有人用柳条穿着一条鲢鱼正在路边叫卖,说是刚钓上来的鱼,足有五六斤重。雄心不太喜欢吃鱼,但娘以前爱吃,于是他掏钱买了下来,想给娘打打牙祭。

米乐

朱关良雄心还没娶媳妇,和老娘俩人相依为命。他在煤矿掘进队当班长,事情不光辛苦还挺危险。雄心每次出门娘都是千吩咐万嘱咐,让他干活时多加小心。

雄心娘甚至开始戒食荤腥,说是为儿子行善。这天雄心下夜班,在回家的路上看到有人用柳条穿着一条鲢鱼正在路边叫卖,说是刚钓上来的鱼,足有五六斤重。雄心不太喜欢吃鱼,但娘以前爱吃,于是他掏钱买了下来,想给娘打打牙祭。

回抵家里,雄心把鲢鱼放到大盆里,冒充凶巴巴地对娘说道:“你又没啥信仰,吃的哪门子素!今天必须炖锅鱼汤,好好补补,要是不听话,我可生气了!”雄心娘既兴奋又无奈,只好允许了。雄心“嘿嘿”一笑,进屋睡觉去了。雄心娘拎着铰剪蹲在盆边上,看着鱼把嘴伸出水面,艰难地吐着泡,越看越下不去手,嘴里念叨着:“这么大年龄了,哪差这口吃的?放你一条生路吧。

”她找个袋子拎着鱼,直奔菱角泡子去了。菱角泡子周遭不外百米,就在一出矿区不远的地方,算是一个小型湖。来到泡子边,雄心娘将手指伸进鱼嘴里把它拎出来放到水中,嘴里嘟囔道:“快走吧,以后长点心眼,离鱼钩远着点!”鲢鱼一摆尾巴,游走了。雄心娘笑眯眯地站起来,突然感受手指上空落落的,马上大惊失色,对着水中喊道:“你回来,把戒指还给我!”雄心娘手上戴着一枚银戒指,伸进鱼嘴里时,被它带走了。

虽然戒指不值钱,但这可是雄心爹生前给她留的念想呀!雄心娘在水边傻站了半天,叹了口吻回家了。雄心睡醒后听娘讲述了经由,啼笑皆非地慰藉道:“这鱼真没良心,你救了它一命,它临走还偷你工具。行了,别上火啦,等我休班的时候去给你买个纯金的!”雄心娘咧咧嘴:“你就别气我了,赶快给我找个儿媳妇比啥都强!”过了半个多月,雄心和几个工友在采掘面打上眼,装上炸药,然退却到宁静的地方引爆。

只听“轰隆”一声,过了几十秒,灰尘从内里涌了出来。一个叫二老万的工友刚想往里进,雄心一把拉住他:“慢着,消息差池!”大伙都竖着耳朵听,突然一滴水落在雄心的鼻子上。他扬起脸,头灯向上照已往,只见棚顶亮晶晶的,几股水流顺着墙壁淌了下来。“快走,跑老虎啦!”雄心高声喊道,推着四名工友往外逃。

刚跑了没几步,前方“哗啦”一声,一条瀑布裹着煤块和砂石轰隆隆地落下来。“撤到边上的巷道去,漏水点在前面!”雄心指挥着工友拐进了一条废弃的巷道,身后的洪水追了上来,直接将他们推到一个斜坡上。大伙拼命往坡上爬,洪水向各个巷道灌进去,水位逐步升高。

二老万咧着大嘴哭了起来:“完了完了,一跑老虎没个好,咱们要被淹死了!”矿工在地下随着“煤线”采掘,有时候难免泛起偏差,最怕挖到江河下面,水流泄下来,这被称为“跑老虎”,遇到这种情况,真是九死一生。雄心作为班长,关键时候真能镇住局面,他高声喝道:“大家岑寂,现在没到哭的时候!小耗子,你找根沙杆插到水里,每分钟报一次水位升高的数据;大眼儿,你和二老万爬到最上面,清理出一个平台,让大家躲避;老黑,你把大伙的班中餐集中起来,统一分配,等候救援!”几小我私家有了主心骨,纷纷行动起来。小耗子每分钟报一次水位上涨的速度:“五厘米……五厘米……四厘米……”半个小时之后,众人被徐徐升高的水位逼到了缓坡最顶端的平台,众人又紧张起来。

雄心沉声说道:“现在五分钟才上涨一厘米,水应该都泄下来了,肯定不是挖到河流下方了。”果真,水刚刚没到脚踝就停下来了,大伙松了口吻。雄心留了一个头灯,让其余的人全都关闭头灯保留电量,大家轮流休息,生存体力。

时间徐徐流逝,一天已往了,在雄心的控制下,五小我私家的班中餐被吃了一半,大伙儿都饿得前胸贴后背,躺在那儿只管不运动。雄心將最后的七块饼干,分给每人一块,还剩两块。对于饥肠辘辘的人来说,这一块饼干简直就是杯水车薪。

雄心拿出了最后两块饼干,仔细地掰成了四份分给工友,哑着嗓子说道:“我身体好,比你们扛饿,你们先吃。”工友们躺在地上流着眼泪把半块饼干咽进了肚子,二老万哽咽着说道:“雄心,这次要是不死,出去我就把妹妹先容给你!”大眼儿虚弱地笑了:“你妹妹欠好看,我表姐还差不多。”雄心没说话,用头灯照着水中的沙杆仔细看着,兴奋地说道:“水位降了,半小时降了三厘米,救护队正在往外抽水呢!”大家马上振奋起来,都趴在水边视察沙杆。

又过了半小时,小耗子沮丧地说道:“又降了三厘米,照这个速度下去,还要好几天才气排干,那时我们该饿死了。”雄心“嘘”了一声,将头灯照进水中,突然一个猛子扎了进去,电池进了水,灯光闪了几下熄灭了。

工友急遽拧开另一个头灯,大家一起喊道:“班长!”雄心在水里露出了头,哈哈笑着,甩手把个工具扔到平台上,那工具在地上“啪啪”跳动着——他抓到了一条大鱼。小耗子按住了大鱼,其他人七手八脚将雄心拉上来。雄心趴在地上喘了半天,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:“我来分鱼肉,省着吃够我们撑到出去了。

”雄心一掌将鱼击昏,迅速剖开鱼腹,将肠子掏出来。突然,他脸上露出不敢相信的心情,嘴里嘟囔着:“不会吧?”雄心又仔细看了鱼几眼,老黑问道:“你看啥呢?”雄心满脸笑容举起手来,手中托着一个亮晶晶的工具,嘴里说道:“我知道是哪儿跑的老虎了,菱角泡子!”像菱角泡子这种小型湖,水量不大,很快就能被排干了。

所以大家一听这话,都兴奋极了。矿上日夜不停地排水,矿工眷属们围在井口旁,眼睛哭肿了,嗓子哭哑了,眼巴巴地望着入井口,虽然谁都不愿认可,但他们心里都明确,亲人们生还的可能性很小了,但他们不愿放弃。

突然,调理的对讲机响了,矿长兴奋的声音传了出来:“让救护人员赶快准备好,被困的五名矿工无一伤亡,全部解围了!”人群马上沸腾起来,哭声笑声混成一片。五小我私家被担架抬了出来,眷属们纷纷拥上去。老黑、二老万、大眼儿、小耗子,每小我私家躺着经由雄心娘身边的时候,都轻轻喊了一声:“干妈!”雄心娘不明就里,胡乱允许着,迎向排在担架队伍最后的雄心,握着儿子的手喜泪横流。

雄心咧着嘴张开右手,掌心里有一枚戒指:“娘,是你放的鱼救了我们的命,你的戒指也找到了!”。


本文关键词:故事,好,人有,好报,民间故事,‘,米乐,米乐,’

本文来源:米乐-www.jiesaichudian.com

电话
095-40221369